我的梦想是做一位灵魂泡手

果味红茶 浏览(1403)

小美小编 - 圣和班章老字号

产品新闻

是春日蜜甜的温柔,是柳絮飘摇的风,是遥遥大漠的星辰璀璨,是久别重逢的暖,是,你的笑靥如花,是,那自然而然的舒适感。

起初是不怎么喝茶的,偶然的机会喝到一杯普洱,以往对茶所有的记忆竟汇聚在这嘴边的一杯茶中,没有欢喜也没有抗拒,普洱是记忆中恰到好处的茶味。

早些年在脑海里对茶是有自我印象的,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爷爷就喝茶,在北方,清早六七点钟的样子,蒙蒙亮的天空,不论是飘雪的寒冬还是燥热的暑夏,爷爷总在晨起的时候冲一杯茶,罐头吃过后留下的玻璃杯,大手一丢一把清茶,一壶滚水下去,也不管是浓是淡,那杯中有水就有茶。

隐约记得爷爷的茶很苦很重,却记不清那最纯粹的茶味了,如今的我,也喝起了茶,一方茶席,一人静心,友是常聊的老友,茶虽不是多年的老茶,入口的舒适感也让人心生愉悦。

近日,【孔雀】新茶初来乍到,便被其美色所诱,忍不住数日贪饮,惹得同事笑言“这【孔雀】莫非是你上辈子的情人呀”,玩笑自是开的,记不清喝了多少杯茶下肚,喜欢大概是这世上最难控制的事情了。

这青饼香甜,熟饼馥郁,28℃的室温,53%的湿度,常常同饮的是个高挑白嫩的软妹子,语慢声细,喝茶却有些年限了,又是一泡【孔雀熟饼】,配着这冷暖适宜的天气,喝茶的人对了,聊的也就嗨了,饮的正欢,一言不合就尬评,姑娘从第一泡到第十二泡,杯杯不吝赞美之词。

初初入口,淡淡的清甜,欲遮还羞,柔和滑是愈演愈烈的,一股脑连饮三泡,只觉细腻甜润,不知这温柔乡里劲霸是不露声色的。平日里生茶也常饮,对熟茶却独独偏爱,晨起饮,午时饮,睡前也恨不得能多饮几杯才肯去见那周公。

茶饮至第四泡,我可差点没喊出声来,说来一点也不夸张,这甜度,这般顺滑,粘稠的就像小时候妈妈煮的米浆,饮至第七泡,说说笑笑的,最爱这茶下肚以后嘴里的舒爽,老茶客喜称体感、气韵的字眼,新茶客觉得飘忽,通俗点说,就是浑身舒服,可不敢说能治百病,那是骗人的话,但说身心愉悦可是真真的。

有人说,饮着【孔雀】,这画面感很美,开始不解,听得解释倒是有些道理,适口度好,韵味持久,喝到欢快时,自是不自觉的有画面浮现,饮【孔雀】的人各式各样,这画面想来也是缤纷多彩的。

茶就像我的专属超人一样,抬手起势,单点注水缓缓入茶,分盏品饮,再糟糕的情绪,再纷扰的环境,心在茶里就会感到宁静,“灵魂选手”这个词平日里我们用的频次可不低,若论这泡茶的技术,除了专注,重要的是修心。放松,慢慢放松,用全身的感官去感受这一杯茶汤的始与终。

温润如玉,细腻如风,爽滑如丝,粘稠似浆,甘甜若露,气韵天成,六个词汇可能太过单薄,让我爱上这款【孔雀熟饼】的原因自不单单是这些,人们常说真正爱一样东西是没有道理的,我想,也许没有理由就是最好的理由呢。

这世界是讲求缘分的,喜不喜欢不是强求得来的,九零后不上不下尴尬的年纪,一帆风顺的生活却越发老成的少年,所有的经验告诉我,不断实践,不断体验,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然后绝不错过。不错过一款茶,不错过一场青春,不错过一世年华。

灵魂泡手,不辜负爱着的每一饼茶!

孔雀熟茶 , 圣和孔雀